栏目导航
www.497171.com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www.497171.com >
青海省一基层公务员谈收入:如果年轻10岁我绝对辞职
发布日期:2019-10-01 23:05   来源:未知   阅读:

  ”基层呼吁,应建立完善的绩效评价体系和合理的职级晋升制度,使埋头苦干的“老黄牛”不吃亏,敷衍工作的人受惩罚。广西一位基层公务员表示:“相对省直和市直部门的公务员来说,县乡干部得到的培训机会比较少,感到本领缺乏,建议公务员培训向基层倾斜、向广大县乡干部倾斜。

  涨还是不涨?围绕公务员涨工资问题,近来社会上掀起一波接一波的讨论乃至争论。不断有公务员把工资条晒到网上,什么职务工资数百、级别工资数百、各种津贴补贴数十至数百不等,合起来少的一两千元,大城市里多的五六千元,看起来确实算不上耀眼,特别是那些高学历的公务员,与他们进入大企业的同学相比心理很难平衡。

  然而这些公务员的叫屈、叫穷往往很难得到其他社会群体的理解。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建议提高公务员工资,结果被无数网友指责,正是反映了这样一种社会情绪。人们认为,公务员就算明面工资不太高,但灰色收入不少,还可以享受各种福利,工作稳定有保障,为何还不知足?

  这种印象当然不是没来由的。不管是被揭露的大小腐败分子,还是我们日常遭遇的吃拿卡要,都在无形中描绘着人们对公务员收入的想象。随着中央八项规定深入实施,反腐败重拳出击,政府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全力推进,不少公务员灰色收入被规范、隐性福利被取消也是事实。

  当然,灰色收入与优厚福利并不是每个公务员都能享有。总体上,公务员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群体,抛开那些大权在手的官员不说,即使同为基层公务员、普通公务员,其间的差别也很大,不能一概而论。

  为此,半月谈派遣记者奔赴中西部多地采访,力图为读者呈现基层公务员群体原生态工作生活状况他们的工资待遇如何?隐性收入多少?工作状态和心态怎样?以及他们的改革愿景和诉求。工资怎么调,改革有学问。期望大家通过这组文章可以更深入全面地了解公务员这个群体,更理性地看待“公务员工资”问题和相关改革。

  社会上说起公务员,总是投来羡慕的目光,认为是“铁饭碗”“金饭碗”,不过不少吃上这碗饭的人对此并不认同,尤其是基层公务员、普通公务员,不断在网上叫苦叫穷。实情究竟如何?半月谈记者在中西部多地就公务员工资待遇、隐性福利、灰色收入等进行了调查。

  丁波是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城管局管理科科长,说是科长,实际只是个科员,因为城管局是科级单位,只有局长才是正科级干部。

  今年39岁的丁波1998年从部队复转到城管局,3年的办事员,然后是14年的科员,月工资最开始400元,一年前,刚刚涨到3200元。

  丁波的妻子收入不高,有一个女儿才两岁半。“之所以这么晚要孩子,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差。”丁波说,现在又陷入两难,养了孩子养不了老人,一年到头不吃不喝4万元,一个娃就花掉一半。

  丁波说自己的女儿从来没吃过奶粉,三四百元一桶的奶粉,对他们来说实在是高不可攀。父母都70多岁的老人了,微薄的退休金自己舍不得花,都补贴在了儿孙身上。

  丁波还是个无房户。“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现在一家三口和父母一起挤在80平方米的房子里。丁波兄弟姐妹6人,自己是最小的。哥哥姐姐下岗后全部自谋职业,只有丁波有一份正式的工作。

  现在,哥哥姐姐都有车有房了,只有他这个公务员无车无房,心里不只是羡慕。“女儿一天天在长大,生活压力太大了,如果年轻10岁,我绝对辞职。”丁波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类似丁波这样的收入水平,对不少基层公务员来说已不算少。

  河南省某县委宣传部一位科级干部王磊(化名)说:“我1990年参加工作,到现在25年了,每个月所有收入加起来不到2200元,我爱人也是公务员,在乡镇工作,她的收入比我还低,只有2000元,这还是加上了每个月两三百元补助的数。www.k2077.com

  “我孩子上高中,很快上大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加上双方都还有父母需要赡养,我们每个月的收入只能解决家庭基本开支,一点结余都没有,想要大方一点,就得负债。”王磊说。

  重庆渝西地区一位乡镇领导朱开明(化名)也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镇上,一般科员平均月收入不到2000元。不少刚参加工作才两三年的公务员,就已经受不了乡镇工作辛苦、收入低,纷纷想办法调回县城工作。

  朱开明说,公务员群体很复杂,收入差异也很大。“目前,年轻公务员收入相对偏低,而且越是基层、越是边远地区的公务员,收入就越低。”

  杨敬(化名)是西部某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的乡镇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乡镇工作十分繁杂,经常要到边远的山区村屯去,乘车加步行有时要三四个小时。有公车的时候还好,许多时候没有公车,需要自己骑摩托车去,不但辛苦,而且还要自己负担油费。

  “我工作12年了,还是一个科员,每月工资2000多元,前几年贷款在县城买了房子,每月房贷是1300元,生活压力很大。杨敬说。

  记者了解到,乡镇公务员虽然在基层工作,和农民打交道,但是他们中许多人往往都选择在县城买房、安家,调动工作回县城是许多乡镇公务员内心深处的“希冀”。

  “同样的工资待遇,谁不想在县城工作,反正我们这里有本事的都调走了。留下的人,也有不少不安心待在基层。”杨敬说。

  蒋和平与杨敬差不多,也是在边远地区中越边境的广西靖西县工作,现任县委宣传部科员,每月收入是2000元多一点,这已是今年广西调整靖西县干部津补贴后才达到的水平,此前只有1600元左右。

  “除去400元房租,仅够基本的生活开销,存不下什么钱。同样是做公务员,对比在发达地区工作的同学,差距非常大。”蒋和平说。

  据了解,目前我国公务员工资由职务工资、级别工资、津贴和奖金等构成。其中,前两项实行全国统一标准,由中央和地方财政支付,已于2006年开始执行,后两项则主要由地方财政支付,目前尚未规范执行到位。

  西部一位县级干部告诉记者,我国地域差异巨大,公务员待遇也因此不同,比如说省一级的公务员,其工资待遇由省一级财政负责,十分有保障,市县一级的公务员,其收入要受到当地财政实力的制约,财政大市和财政小市之间差别不小。

  在重庆市某部门工作的公务员刘华(化名)看来,前些年,进入公务员系统,能够享受的一项较好福利就是分房。刘华于上世纪80年代末参加工作,先后在区县和市级部门任职,期间先后获得两套福利房,目前折合市场价已经超过130万元。

  刘华说,我现在每月能够拿到手的收入,一般在5500元左右,和同年龄段有类似资历的人比较,许多都比我高出不少。但福利房确实是我享受到的较大财富,这也是以前不少公务员的“奔头”之一。

  “收入少点没关系,只要能分到一套房,就能少奋斗10年。”刘华告诉记者,如今随着公务员住房制度改革不断深化,新进公务员几乎都不可能再享受分房这样的福利待遇了。

  不仅分房等大福利渐行渐远,而且随着中央八项规定的实施、反腐败的推进,许多逢年过节的小福利也正在被清理。

  小刘是西部某市委机关的一名科员,说起中央各项禁令对公务员的影响,他坦承确实很大,隐性福利像海绵中的水一样被拧干了,工资不高的他感受明显。

  小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年底有一笔绩效奖,大概四五千元,遇到国庆、中秋、元旦等节日一般发1000元,平常还可以报销一些电话费、打的费,现在这些福利都没有了,保守估计年收入减少一万元左右。

  “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我每月的工资不到3000元,这些福利突然没有了,对生活肯定有影响啊。”小刘说。

  不少公务员告诉记者,现在,一些不正规的津贴、补贴、奖金等发放乱象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被抑制,但在个别政府机构或者政府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中,也还是存在着类似项目费、管理费这样公职人员除正常工资之外的收入。

  此外,对于灰色收入,接受采访的公务员表示,这肯定是部分公务员的重要收入来源,尤其对于党政领导干部而言,他们手中有权,在现在监督还不够健全的情况下,只要他们愿意,相关的灰色收入就可能随之而来。

  “有的政府部门干部手中掌握公共资源的分配权或行政审批权,利益相关方多多少少要送点土特产、小红包意思一下。”一位基层公务员说,但对于大多数公务员来说,这种收入极少或者根本没有。(记者吕雪莉李松王军伟李亚楠)

  “一杯水,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对于有些公务员来说,这确实是他们工作的写照,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享有这份清闲,大多数公务员同样面临繁重的工作任务和巨大的工作压力。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忙”是乡镇工作的一大特征。在半月谈记者的一再请求下,广西南丹县吾隘镇镇长莫荣林向记者讲述了他一周的工作:

  周一(3月24日),上午9点,召集全镇干部开例会,镇上每位干部都负责联系一个村,班子成员联系2个村,在会上每个干部要汇报上周干了什么工作,还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这一周做什么。乡镇的工作很琐碎,这样一上午基本就过去了。

  下午,我去纳定村看农村垃圾焚烧炉建设情况,按照自治区的要求,我们正在开展“美丽广西清洁乡村”活动,需要建设垃圾焚烧炉。同时,我在这个村又了解了一下核桃种植的情况,核桃种植是市里大力推广的一个扶贫产业,每个乡镇都有种植任务。

  周二,自治区扶贫办的工作人员去庭生屯调研,我陪同,庭生屯十分偏远,至今不通公路。从镇里出发,我们先坐了一个小时的汽车,然后又徒步走了大概1个小时,中午就在屯里吃饭。下午,继续在屯里考察,并且和村干部一起开会讨论下一步的扶贫方案。

  周三,上午,在办公室接待群众来访,主要是垃圾焚烧炉建设问题。下午,到同龚村调研,了解村里的综合工作,这个村已经争取到自治区400万元的资金,进行新农村示范村建设。

  周四,上午,在镇里接待群众来访,群众反映的问题主要是山林纠纷,没有调解成功,还要找时间,再开一次会进行调解。下午,到县里参加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会议。

  周五,上午,自治区住建厅的工作人员到同龚村考察新农村示范点建设工作,我陪同考察,中午就在村里吃饭。下午,送走考察人员后,又去古兰村、德竹村了解核桃种植情况。

  “过去常说,计生、安全生产、维稳是压在乡镇干部身上的3条高压线,现在每样工作都是高压线,哪样工作做不好,上级部门都要问责,心理压力特别大。”莫荣林说。

  史华卉是西宁市城中区南滩办事处社会发展科科长,快有30年的工龄了。她说:“早些年,刚参加工作时,确实挺清闲,中午还能休息一下。这些年经常就像大考小考似的,说话都变得风风火火了。”

  史华卉说,社会发展科对应着再就业、计划生育、文体旅游、卫生、教育、妇联等大大小小238项工作,全科9个人,正式人员4人,其他都是临时工作人员。

  “很多时候,一个月最多休息一天,特别是每年从10月开始直到来年1月,要接待各种检查。”史华卉说,办事处有大小两个会议室,一个星期少说也要用上10次,接待多的时候,各科室的人都上,还忙不过来。

  在重庆市某街道工作的张能(化名)表示,基层经常是“一人多岗”,单位宣传、信息报送、公文传递、社区事务,甚至办公室节能、节水这样的工作都是一个人兼着干。

  “日常工作之外,区里每年夏天森林防火的任务也很重,我们这些机关公务员都要参加民兵训练,进行防火演习,有时还要被派到山上巡山、守夜,火灾发生时,还要参与扑火,各种各样的任务、责任都有。”张能说。

  “很多人认为,公务员没事干,在机关一杯水,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我承认有这种现象,但是大部分基层公务员工作很繁杂。”河南省某县委宣传部一位科级干部王磊(化名)不无激动地表示,那种对公务员工作清闲的看法是片面的。

  王磊说,他所在的部门就他一个人,既要写材料、报材料,又要应对媒体、处理舆情。“我在宣传部门工作十几年,虽说不是每个周末都有事,但很多节假日、星期天都在工作,有时候,越是星期天,越是节假日,事情就越多。”

  当然,公务员队伍里面确实有一部分人很闲。在青海省直机关工作的张丰(化名)向记者介绍的情况很有典型性。

  张丰说,他所在的部门一共10个人,基本可以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能力较强、工作很忙的人。“这部分人一般都是大学毕业之后,通过正式考试进来的,他们通常比较能干,对自己要求较高,也希望通过努力工作得到领导的认可和提拔的机会。”

  第二类是热情很高但工作能力有限的人。“这部分人的年龄一般在中年或更大一些,他们当初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公务员队伍,很珍惜这份工作,所以在表现上还是很积极主动,但能力有限,领导并不会常给他们派活,总体比较清闲。”张丰说。

  第三类是基本不干活、时常不上班的闲人。“这部分人通常是上级领导的亲属,得罪不起。他们上班有一搭没一搭,单位领导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张丰说。

  张丰说到的这个现象在不少地方挺普遍,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一些比较忙的部门只好借调下级部门、事业单位员工,或者雇请临时工解决人手不足问题。

  记者在重庆某地一个政府机构采访时,就发现这家单位有公务员、事业编制人员和编外聘用人员50多人。单位内部,部分公务员经常无事可做,不少编外人员成为做事的主力军。“有的人忙得喘不过气,有的人却在喝茶看报。”有编外人员抱怨说。

  王磊表示,不仅部门内部人员有忙闲不均之分,部门与部门之间也忙闲不等。“有的部门忙、有的部门闲,这很正常。但是,闲的部门就应该人少一点,确实没事干的,就应该撤掉,现在往往是哪些部门清闲,人还越来越多。”(记者王军伟李亚楠李松吕雪莉)